向华强:因为-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姓“向” 很

  • 时间:

  陈鲁豫:那我们都说每一个发达的人,都有第一步嘛,第一桶金,你的第一桶金是在做什么?是做电影,还是做电影之前就已经完成了第一桶金?

  陈鲁豫:那时候会想我姓向,这个向带给我的好处有没有,坏处肯定有,好处是不是也有,还是在你心里觉得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向华强:我跟你讲我们拍戏拍电影,拍电影那个时候,做老板的时候,很多演员就是不敢跟我们拍的,不拍呢就是说你什么人啊,姓向,第二个就是说如果你拍了,那你会不会给钱给我呢,那我们就凭一部一部地拍,一部一部的给他们看到,这两兄弟真的会拍的,还不错的样子,那后来他们来,主动来找我们去拍的。

  凤凰娱乐讯 香港电影大亨向华强日前接受凤凰卫视《鲁豫有约》的专访。这是向华强入行以来的首个专访,他第一次直面回应坊间的各种传闻,携手太太忆述香港电影圈的黑色岁月,更带鲁豫参观了他的宅邸。专访过程中大部

  向华强:这个问题,我都没有想过,根本就没有想过,就是已经姓向了,还想干什么呢,就是说好处是给我一个奋斗,因为压力很大,(进)哪一行的压力都很大,那你要去想办法去跳出姓向的框框,人家对姓向的观念,那我怎么跳出这个框框,用更加努力的方法去转变这观感。

  你说辛苦吗,我又不觉得,因为这个是我的动力呀,可以说是一个动力,所以到今天你就是找不到我什么不好,你说我是什么什么帮会,怎么怎么,你找不到我一点,我有点,因为我做生意啊,拍电影啊,对家庭啊、对人啊、对朋友啊就是说,我有一点帮会黑社会行为没有啊?是吧,那你,随便你说吧,那认识我的人都了解我,我朋友越来越多,那我做到这点我就觉得是OK了。

  向华强携手太太也一起接受了鲁豫的访问,讲述两人33年婚姻的点滴。向太回忆八十年代的时候向华强就跟她发誓做没有绯闻的电影老板,多年来,两人工作生活几乎形影不离。向华强为了给太太安全感,所有与女明星的洽谈都是由向太出面。

  解说:向氏兄弟不断把赚的钱投入新的制作上,虽然积蓄没有增长,但是制作电影的能力却有了飞速的提高,在十三个兄弟中,排行第十的向华强和老幺向华胜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向华胜是二房太太家中最不被待见的孩子,在家族中同受冷落的遭遇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同样爱思考有抱负的两兄弟常常一块聊天,在困境中描绘着未来的蓝图,但他俩万万没想到,但他俩万万没想多,这个出名的家族留给他们的除了一个冰冷的童年,还有一辈子的枷锁,给两人的创业路,设置了重重的阻碍。

  他们也一同回忆了香港电影圈的黑色岁月,向太讲述梅艳芳被打始末,张国荣最后一通拨出去的电话为什么打给她等跟众巨星的患难之交。

  向华强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共娶了4个老婆,向华强的母亲是三房太太,由于母亲的性格懦弱,导致即使是一家人也过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其他几房的孩子锦衣玉食,向华强却只有等到过年才有新衣服穿,平时还要靠母亲的支撑才勉强达到温饱。

  有一天兄弟俩和朋友相约茶餐厅喝茶,白净的向华强引起了台湾星探的注意,邀他参演电影,一心想做生意改善家人生活的向华强有所犹豫,但他的朋友们却很想去片场一探究竟,向华强在朋友们的鼓动下,无意间开启了他的电影之路。

  一直怀揣创业梦的向华强,起初在香港的餐饮小买卖并不顺利,当时他和弟弟向向华胜标准崛起的台湾经济,奔赴台湾寻找创业机会,顺便探望父亲,此行不但让向华强重拾了缺失的父子情,也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向华强:奇怪是一讲电影我很兴奋,这个奇怪,你喜欢做这行你就会成功的,你喜欢,那我不喜欢演戏就不成功。

  大众对向华强的名字并不陌生,他出品的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电影陪伴了两代人的成长。向华强:就是这种人,外边朋友兄弟都称他作大哥,连那个台湾那些党官啊,都称他大哥,可是我们家里就这样子,他是糊里糊涂,我们有钱没钱生活怎么样,一点都没有想过。向华强对于父亲一直很陌生,在他4岁的时候,父亲离开香港,他也只是听说他父亲的事迹。向华强:有点像,有点不像,像就是帮人的地方蛮像,心软,就是该帮的不该帮的都帮,一听就心软,不像的话呢我很清楚,我对家里分的很清楚,那我理财(比)我爸爸强很多了,我爸爸那里糊里糊涂都好欺,做生意都一塌糊涂啊,那这方面我比他强很多。”向华强至今对父亲还是存在一点怨恨,他说:“他生了13个,却不好好照顾,我连父亲摸我头的印像都没。他说父亲在当时算是香港的“九龙皇帝”,但是作为儿子的向华强没有从父亲那得到一点好处,向华强:“只有听的份,看都没有看过。”向太为自己丈夫鸣不平:“看大陆的网站我会气的厥过去,开始说他强奸了利智刘嘉玲,现在已经增加到八个李连杰让我不要生气,因为大家都知道不是真的刘嘉玲跟我们的关系又那么好”节目中也采访到刘嘉玲,刘嘉玲提起在她事业最不如意的时候,向氏夫妇对她的帮助,依旧记忆犹新。但行事低调的他从来不接受任何访问,除了电影里出品人后挂着的名字,大家对他的印象都停留在《赌神》里他饰演的龙五一角。

  解说:向华强出道时,因受李小龙的影响正值功夫片的热潮,身材高大,一身功夫的向华强因此很吃香,他基本都担任电影男一号,当时电影里空洞的对白,重复的武打动作和流水粗糙的制作,让向华强很无奈,但也让他看到了商机,他开始和弟弟向华胜谋划自己拍戏赚钱,于是两人在拍摄空档,开始琢磨什么样的台词才会更吸引观众,如何拍摄才更出彩,慢慢的兄弟俩有了自己制作电影的决心。

  向华强:就是国语呀,那更糟糕啊,那时候国语更差,反正一塌糊涂啊,所以弄到我对演戏是,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喜欢制作电影。

  向华强:觉得自己不行了,我演员的时候是很痛苦,很不舒服,紧张得要死,因为第一要讲国语,演技又不好,对手又强,反正弄得你不舒服,那时候我开始时候,那时对手都是很(有)名的,很大卡司,甄珍啊、胡燕妮什么,所以就说我很紧张,老演不好。

  向华强:这个,所以不服气嘛,不服气,不服气就常常去看电影,讨论这部戏卖钱啊不卖钱啊,不卖钱原因在哪里,到底这部戏票房要给多少,大家来估计呀猜呀这样子,常常这样子,说到底制作电影有没有一点公式出来,所以到了后来我们制作电影的时候,我们已经有点把握的了。

  解说:然而这股势力在港英政府介入管理后,被指是非法政治活动,向华强的父亲向前因此被驱逐出境迁居台湾,其实这个大家口中的“九龙皇帝”曾是辅助戴笠将军的国民党少将,战后是以间谍身份赴港,他为了掩护真实身份组建了新安公司,也就是大家俗称的“新义安”,随着公司的壮大,本来以调节矛盾为初衷组织,由于不断发展的人员素质良莠不齐,在调和矛盾的过程中有了不当行为,“新义安”也渐渐被人认为带有黑社会的性质,向前无法料想,正是当初这个掩护他在香港居留的行为,切断了他与香港的缘分,更让他的后代因为“向”这个姓氏,因为家族历史上与黑社会性质的勾连,而背负上了沉重的枷锁。而这位对自己影响极深,给自己未来道路设置了很多障碍的父亲,对向华强而言其实十分陌生,父亲离开香港的时候,向华强只有4岁。

  向华强:威水史,那我爸爸那时候有钱,有米铺,有很多古董, 听他们讲一个古董可以买一栋房子这样子,可是通通都不是我的,不是我那个房的,通通是,不晓得他们都拿走了,或是我爸爸带走了,就是听到这些,我等于是一个三世祖他们讲,二世祖等于是爸爸有钱,就是儿子,就传给儿子嘛。

  由于“向”这个特殊姓氏和“新义安”千丝万缕的关联,向华强的名字一直被贴上了“黑社会”的标签,随着事业的壮大,他成为了向家最为大众熟知的人的同时,也被大家推测为是“新义安”的老大。关于向华强的数据,网络上除了简单的头衔和作品介绍,其他都是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多以“据说”“传闻”开头。但是鲜少露面的向华强从不回应澄清,他的神秘不断增加着大众对向华强的好奇。

  向华强:我不晓得,我不晓得,当然了,他走的时候就通通交给我大哥嘛,我大哥那时候二十一二岁,我们几岁,他可能连我们名字也不大搞得清楚,谁跟谁是吧,很接近,我们小时候。我去台湾的时候就他对我不错,我跟他感情就是从我1970年去看他的时候开始培养的,培养了几年这样子。

  陈鲁豫:你们十三个兄弟什么的,他有没有最喜欢的一个?只是可能不太关注你,有别的儿子是他喜欢的?

  凤凰娱乐讯香港电影大亨向华强日前接受凤凰卫视《鲁豫有约》的专访。这是向华强入行以来的首个专访,他第一次直面回应坊间的各种传闻,携手太太忆述香港电影圈的黑色岁月,更带鲁豫参观了他的宅邸。专访过程中大部分内容都是独家,不太爱说话,低调的向华强直言,很多故事连自己身边亲近的朋友都从来没有听过。

  陈鲁豫:那你那时候心里面对演员有没有一点点好奇,一点点的觉得挺有意思的我去试试,还是完全不喜欢,只是被人推的,推到那一步?

  向华强:怨,怨是他这么糊涂,这么分不公平,你生这么多个,生十三干什么,对不对,你不好好照顾,那我觉得连爸爸摸我头,我都没有一个印象,那我几岁嘛,他就走了,他对我妈妈这样子,有点的,后来我又发觉,就是我妈妈本身也太过懦弱了,后来我去台湾,我二十岁、二十一,我是1970年去台湾去见爸爸,那个时候我有点钱了,有点钱,有机票去,去见见他到底怎么回事,见了他也不会了,见了他那几年就觉得这个人好人,一个老好人一个,太好人了,糊里糊涂。

  向华强:他就是看到我就哈哈哈哈,你是华强这样子,他是一个,你不会看到他什么激动啊什么的,他就是老是一个老好人,哈哈笑,常常都这样子。

  向华强在节目中详细讲述了自己家族与“新义安”的关联;一直被大家认为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向华强也首次公开自己的家境不好,虽然父亲有钱,但他是“三世祖”,“三世祖就是爸爸有钱但是没有你的份,你只有听的份。”向华强上学期间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新书,加上家里的压抑气氛,他甚至用“悲惨世界”来形容他的童年生活。